头上有星星⭐

没有东西哒|・ω・`)ᕗ

【雷安/瑞金】咖啡厅里面请不要谈恋爱


*安迷修/金 性转注意

*极度ooc

*少女感严重

*私设一卡车,女仆咖啡打工设定,为什么去这里不要深究……


为什么要走链接……


给亲爱的 @肾 也 写的,写的太垃圾了具体看这个人画的吧。

写的太差被关起来了_(:з」∠)_

感觉自己发了会马上被咔嚓所以直接发图了。

……发图也被咔擦是什么节奏


【重发试试看发的出去吗……再咔嚓我就要自杀了

ヾ(◍°∇°◍)ノ゙团子的赠品吧唧打样到了

巨开心!!!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呜|*´Å`)ノ 


第二张是动图!点的时候小心点……挺大的(太好看了呜呜呜呜


亲亲亲爱的 @肾 也 



ヾ(✿゚▽゚)ノ周边请看上一条lof

【预售】雷安☆瑞金  周边



预售时间是11/13日20:00


链接在这里ヾ(◍°∇°◍)ノ゙【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29bef0ff96WYpW&id=561451007496&qq-pf-to=pcqq.c2c



٩(๑>◡<๑)۶ 详情请认真看宣图(然后下面还有文字补充……

P2是之前发过的实物图(再次强调团子套是私人物品不是团子自带的( • ̀ω•́ )✧

P3是小彩蛋(说了彩蛋还放出来

P4是团子(只有雷安)日常室外的颜色(带雷哥看雷3



→所有东西还是以到手实物为准←

(虽然已经拍了实物图了但是还是有点滤镜和光线原因的


宣图补充部分:

●每种都留了10套给cp套场贩

团子一对送同cp的吧唧一个,即1对雷安(瑞金)团子送1个雷安(瑞金)吧唧,买2送2以此类推

●团子有努力赶cp,赶不上的话(或者卖不完)会拿回来做通贩(根本没人买好吗

●挂件是应该赶得上的,一直想做这种工艺的挂件,实物图等打样到了会po出来

●团子套可以上O宝或者代购……总之其实很好买!团子完完全全能塞进去的(=´▽`)ゞ  

●团子大小只是预估值,毕竟实物是个立体球形……所以不要太较真(?)

●团子本体的材质,买过日谷团子的小伙伴可以参考一下材质差不多的(有兴趣的可以在流量充足或者wifi时候点开下面的动图连接


(..›ᴗ‹..)拍了一个捏团子的动图(视频传不上来),图很大。

入镜的有——瑞哥 金宝宝 还有我的爪子 →【点开时候请注意,动图很大的

(我觉得瑞哥快用眼神杀死我了……


应该没有漏说什么吧……还有疑问直接评论或者私信就好啦ヾ(๑╹◡╹)ノ"



最后是艾特我家最棒最牛逼的 @肾 也 ,辛苦你啦亲爱的!╭(′▽`)╭(′▽`)╯ 


----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这个宣真是话唠到不行╰(:з╰∠)_

【雷安】参赛者请不要在比赛大厅中谈恋爱

 

柠檬味(酸酸甜甜)的故事。

好像一般都是雷哥先告白的多,如果是安哥先告白呢?

↑想写的契机

*有瑞金

*ooc,十分矫情的东西。大量奇怪的内心独白(?)

 

 

 

安迷修趴在二楼的防护栏上,看着大厅来来往往的参赛者,他很疑惑自己现在到底在苦恼些什么,直到他看到那对竹马。

他想起来了,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思考着一件事,就是他好像喜欢上雷狮这件事。听起来真的非常不可思议,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也许我的脑子坏掉了吧?安迷修自嘲的笑了一下。

他想起有次也是在这里和雷狮相遇,倒不如说这是对方故意来找茬?其实这并不重要,指示他们总是会莫名的相遇,也许是缘分吧。

这种感情对安迷修来说比较模糊,确实,他会保护美丽的小姐,会帮助弱者,但是对他们并没有投入更多的感情。在意识到这件事之前,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去找到一个美丽的公主或者小姐,守护至死吧。

可是,他遇到了雷狮,一个特别随心所欲、霸道嚣张的人,一个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安迷修从看到他的第一眼也不觉得自己会和他成为朋友,他也不是没想过和这个人好好说话,只是这个人一说话就特别让人生气。他的作风也和自己的骑士道相谬。“恶党”这个词也是脱口而出,虽然很符合雷狮的形象没错了。

所以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呢?他也不懂。什么时候开始心动呢?也许是上次背对背一起战斗的时候?也许是上次邀请自己一起吃烤串的时候?也许是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

意识到这份感情的不一样也多亏了那对竹马……

那天安迷修路过一片森林想找一片空地休息一下,看见不远处似乎有一块地方不错,便往那边走去。快到时候发现大树下好像有人。

“这个地方已经有人在了,我还是换个吧?”这么想着,安迷修正准备转身离去,突然,他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咦……这不是格瑞吗?

也不仅仅只有格瑞一个人,还有金。他枕着格瑞的大腿睡着了,画面安静又和谐。不愧是朋友,感情真好啊。安迷修这么在心里感叹,然后他看到格瑞缓慢的低下头,仿佛很纠结的,在距离那个人脸上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格瑞缓缓的亲了下去,只是十分轻柔的,仿佛在亲吻什么神圣的物品。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刚好看到了不远处的他,安迷修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该打招呼还是该直接转身离开,他愣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看到格瑞一根手指抵着嘴唇然后摇了摇头。安迷修仿佛知道了什么,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等过了很久之后,安迷修某天偶然遇到格瑞,当时他身边没人,他委婉的询问了当天的事。格瑞也不扭捏,直接的和他说明白了,安迷修很疑惑,明明都是同性为什么……当然他没有歧视的意思,只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毕竟他一直都没往那个方面想过。格瑞说,这种感情和性别没什么关系,他只是想永远守护他而已。

安迷修终于听出哪里不对了,于是便询问:“这是……你对他单方面的?”

格瑞并没有否决。

安迷修还想再问些什么,当他看到金已经从不远处小跑过来便住嘴了。

“没有什么为什么,只是我觉得能一直呆在他身边就很好了。”格瑞留下这句话就转身向金的方向走去。

安迷修远远的看着他们,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破壳而出。

他突然想到了雷狮。

之后安迷修有跟淑女们讨论类似的事情,获得了很多相关的知识。

当他问到星月魔女凯莉的时候,凯莉戏谑的看着他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了谁?”

“嗯?”

“你这样仿佛在确认什么一样。一眼就看穿了。”

“并不是……”

“我这么说吧,你在问这些事情时候想到的谁。”凯莉仿佛并不想再多说什么似的,“你不用回答我,我猜也能猜到。”

 

安迷修一个人坐在草地上思考了许久,回忆起了很多事情,然后他发现,自己真的可能喜欢上了雷狮。

这对他而言是最不可能的事情,先不说毕竟雷狮和他是相同性别,性格完全合不来,做事风格更加是天差地别。

只是为什么自己心跳得这么剧烈,脸也感觉热乎乎的?

 

他今天又有点迷茫的趴在这里思考,他看着那对竹马,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像格瑞和金一样,和雷狮这么相处。喜欢归喜欢,不说出口对方也不会知道,也可以埋在心里一辈子。

“哟,这不是蠢骑士吗?”一个嚣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雷狮?!”

“看见我这么激动干嘛?想和我打一架?想打我也不介意。”雷狮扯起嘴角,笑得张扬。

你看,这个人就是不会好好说话,要是平时的我肯定要怼回去了。但是,安迷修今天并没有这个心情。

“嗯?你是傻了吗,骑士?”雷狮走近安迷修,在他旁边侧身靠着防护栏,歪头看着他。

真是不懂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这种人,又自大,又讨厌。

安迷修陷入自我嫌恶,但是真的要说,他其实没有真的这么讨厌这个人,可是每次都是这个人挑起战争。

安迷修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决定了什么,他双手轻拍了下自己的脸。

“雷狮。”安迷修转过身正对着比他高一些的雷狮,“我有个事情想说。”

“嗯?”

“我说完不管怎么样,你如果要打我们可以出去打。”

“我喜欢上你了,雷狮。”

 

雷狮今天又晃到凹凸大厅,一进来他就看到二楼看台那个蠢骑士。

看着真的很蠢,还一直叹气。

他决定像平时一下去找找他的茬,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情不是吗?

于是,他就真的去找蠢骑士的茬了。

然而,安迷修今天怪怪的,既没有怼回来也没有怒视他,居然还和他表白了。

雷狮愣住了,背后突然被塞了什么东西,他斜眼一看,看见了卡米尔,还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

这个蠢骑士,今天终于开窍了啊。

 

对方的沉默无疑让安迷修感觉十分煎熬,安迷修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他不知道雷狮会是什么反应,他一直让他捉摸不定。雷狮到底是会觉得他恶心然后转身离去,还是会觉得他在耍他,或者说会生气的直接拿出武器和他打起来。

他垂着眼,然后视线被什么盖住了,还闻到了一阵花香。

他猛地抬起头,是花。

然后他顺着看过去,他看着雷狮伸着手拿着一捧花,正好撞着他的脸。

这个人怎么到什么时候都这么恶劣啊……

“咳,安迷修。”雷狮咳了一下,但是掩盖不住他耳角微红,“表白被你抢先了,那我只能直接求婚了。”

“???”

“戒指先空着还没做好。”雷狮嘟哝着用花撞了一下安迷修的胸口,示意他接着。

“啊?”安迷修愣愣地结果花,他脑子还没转过来这是什么情况,“等等雷狮我有点不太懂。”

“这不是很明显吗,我在和你求婚啊蠢骑士。”雷狮露出带着嘲讽的招牌笑容。

安迷修看愣了,他觉得雷狮真的不是一般的讨厌,这种羞耻的话为什么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啊!好吧,他其实挺喜欢的。

喜欢的人喜欢自己,这真是让人开心的事情。

安迷修抱着花,笑得一脸灿烂。

“啧,蠢死了别笑了。”雷狮一巴掌糊在安迷修脸上,然后手往下一点扯住安迷修的领带把他整个人拉向自己。

安迷修笑容凝固在脸上:“你是不是想打架啊……唔!”

嘴巴被柔软的东西堵住了,然后用力地啃 咬着他的嘴唇,像狮子在品味他的美食,凶狠又猛 烈,让安迷修有些招架不住,他微微张开嘴想呼吸一下,狮子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快速地入侵了进去,舌头粗暴地揉 虐安迷修的口腔深处。雷狮伸手按住安迷修的后脑子,以防自己的猎物逃脱。安迷修昏昏沉沉地附和着他,仿佛不能思考了。

好像是觉得猎物快窒息了,狮子放开了他。安迷修靠着雷狮用力的呼吸新鲜空气,他刚刚差点以为他快要死了。

 

 

楼下的人快被楼上的发展吓死了,本来以为雷狮和安迷修会和往常一样吵起来或者打起来,因为离得太远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然后雷狮突然拿出花递给安迷修,这是什么新的整人戏法?

下一秒雷狮用力地亲上了安迷修,还是深吻。

卧槽……

世界末日了吗?

 

在控制室看了全程的丹尼尔表示现在的年轻人太可怕了,简直看不下去了。

 

 

 

没了

 

 

总之是觉得安哥内心活动可能还是很丰富的那种,就算不擅长这种,也说自己不太喜欢动脑(?),但是还是会思考很多各种各样事情,而且……情商不高什么的,这种不是最好打直球吗2333

这只是一个十分ooc的脑洞……看完要打我也不介意的……我也觉得自己写的特别矫情啦,就是想看被安哥抢先告白的场景和为了这种事情苦恼的安哥而已,十分可爱啊!!!

瑞哥他真的很努力了但是……瑞哥加油(


丹尼尔:你们是我带过最gay的一届


没有标题就是个段子


给亲爱的  @肾 也 

这个人画的太好了我写不出来,写个大纲顶着【喂



发文字秒屏蔽我也是很蛋疼的明明毛都没有……我不会认输的(上传了图片

lof再屏蔽我我就和你相约天台决一死战了!!!!



为什么一个小学生作文你要屏蔽我五次

【瑞金】山神与少年

大纲文,送给亲爱的  @肾 也 


日常OOC


错字多文笔辣鸡


……说不定以后会展开写(不存在的




金跪坐在一个满是水果食物的木板上,看着越来越茂密的树林,内心并不像表面上这么平静,他垂眼看着下面扛着木板的村民们,他们都是一脸严肃,金把视线转回正前方,他想到村长来到他家的那一天。


 


“因为你姐姐失踪了,你们家只剩下你了。”村长坐在他面前,眼神中带着一些怜悯,“所以你必须代替你姐姐成为‘祭品’去献祭山神。”


姐姐失踪这件事金也知道,自己也寻找了很久但是一直没找到姐姐,没想到他没等到自己姐姐回来,却等到这个消息。


金知道自己是无法拒绝,村民们之前对他们姐弟俩很好,况且就算他想跑能跑到哪里去呢,他并没有出过这个村子。祭品这个事情金还是知道的,小时候姐姐就给他解释过,每过几年都要给山上的山神供奉上祭品,为求来年风调雨顺。


“为什么要给山上送人呢?”小小的金这么问姐姐,“山神大人是不是寂寞了呢?”


“谁知道呢?”姐姐摸了摸金的头,“有些事情是需要自己去探索的,所以金你……”


 


“到了。”村长突然说道,村民们也停了下来。


打断了金对往事的回忆,他愣了愣,当时……姐姐说了什么来着?


眼下不是回忆往事的时候,木板被放在地上,金抬头看着站在前面的村长。


“金,我们只能送你到这里了。接下来的事情……”村长顿了顿,“你不要恨我们……这是和山神的‘约定’。”


“没事。”金摇了摇头。


“你……唉……”村长叹了口气,转身带着村民们离开了。


看着村民越来越小的背影,金打了个哈切,一直保持一个姿势有些累了。因为早早被拉起来准备各种,金有些睡眠不足,然后金躺下来睡着了。在不远处一直有影子注视着这一切。


 


等金醒来时候天已经黑了,金起来时候整个树林静悄悄的,甚至有一些可怕。金拿了身旁的一些食物,他觉得自己也不能一直待坐在这里,其实他也有自己的计划。比如村民走了之后到处走走散散气什么的,然后他睡着了。


金边走边吃,想着找个山洞先度过今晚再说,晚上黑漆漆的也没办法找路。金还顺带抱怨了一下那个“山神大人”,说好的会来把祭品带回去呢,把他一个人丢在森林里面是不是嫌弃他了。


这么想着总觉得哪里不对的金,思考了一下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然后放弃思考这个问题了。


在金走神的时候,背后的草丛突然激烈地晃动,从里面冲出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直直扑向金。


“!!!”金被扑倒之后借着月光看发现是一只大黑熊,金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大叫,他知道在这里并不会其他人,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实在是太不妙了。大黑熊张开着嘴一点点的靠近,难道今天就在这里交代了吗?


“嗷!!!”


金突然觉得身上一轻,起身看到一只雪白的狼站在自己身前,大黑熊倒在另一边。


大黑熊不知道为什么看了一眼白狼,然后低吼了一声讪讪地离开了。


 


大黑熊离开之后,白狼看了金一眼,也准备转身离去。金立马爬起来抱住白狼,“是你救了我对吧!谢谢你啊!”


白狼也没反抗就让金抱着。


“刚刚真的吓死我了,我真的以为要交代在这里了。”金摸着白狼的毛,感觉摸起来超舒服,忍不住多摸圌摸,他也不怕白狼,毕竟刚刚救了他呢!


“白狼白狼……叫大白怎么样呀!”金自顾自的说道,“挺可爱的!而且你真的好好看啊……我一直以为狼都是凶恶的,没想到有这么好看的狼。”


白狼也不离开,就坐在金身边听他说话。


“其实我也不是自己跑来这里的,因为我要被‘献祭’给‘山神’。”说到这个金双手托着下巴,“不知道山神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吃人或者长得很恐怖啊……”


“大白你在这里很久了吧?那你有没有见过山神呢?”


“……”


“哦也不对……也许你听不懂我说话。”


白狼用头蹭了蹭金的手柄。


“其实我在想,山神他是不是很寂寞呢,所以要送人上来陪他。”金顺势抱住白狼的脖子,“不过他也真是坏,好歹我也是‘祭品’也不考虑出现帮忙一下,活该他寂寞。”


“我本来还想说看看山神什么样,看他这么可怜考虑和他做个朋友。”


“不过还是算了,”金鼓起嘴,“我不要和山神玩了。”


“还是大白你最好了,还来救我呢!”


“我要和大白做一辈子的朋友!”


“……”


 


 


“不过今晚怎么办呢。”金叹了叹气,“总不能在这里呆坐着吧……啊对了大白,你知道附近有什么山洞吗?晚上可以过夜的那种!”


白狼站了起来,转身时候看了金一眼,意示让金跟上。


哇……这不会是什么神狼吧?金跟在后面这么想着。


最后他们到了山林深处,有一个神社,里面有一间屋子,金进去发现居然有人打点过,然后就决定住在这里等休息一晚上。


虽然被打点的很干净但是干净的什么都没有,金坐上木板床,想着这种天气直接睡应该不会感冒吧。然后他看到白狼一跃上床,趴在床上,看着他。


“哇!大白你真的太好了!”


这一晚上,金抱着白狼睡得特别舒服。


连续好几天白狼给他找吃的,晚上和他一起睡,但是山神始终没有出现过。


这让金其实有一些担心,毕竟自己是要被“献祭”给山神的。万一山神找不到他,以为他跑了,村子里面遭殃了怎么办?


 


“大白,我想去找找山神,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会在哪里。”金看着大白严肃的说。


然后金找了几天都没找到,他有点儿泄气。也很担心村子里面会怎么样,万一因为自己乱跑所以……


金让大白圌带他下山看看,然后看到村子里面并没有发生什么,金松了一口气,他也并没有打算回去。万一只是山神一时好心呢?金不敢拿整个村子赌,所以他转头回到了山上的小屋里。


 


这天醒来金发现大白不在身边,他坐在床上向往常一下等大白回来。一般来说大白在他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食物回来了,有时候会回来晚一些,金就耐心的等待着。但是一直到晚上大白都没有回来。


第二天,第三天,大白都没有出现。这让金十分的着急,他觉得大白不会不告而别的,难道的出了什么事情?!这么想着的金决定出门去寻找大白。


该从哪里开始寻找呢,森林这么大,金也不敢随意乱走,不然像一开始一样遇到大黑熊之类的野兽就不好了。金突然想起曾经有一次看到大白往山上的一个方向走去,当时大白没让他跟着,让他回屋。


金立马朝那个方向奔去,没想到这个方向是通向山顶。然后金在山顶看到了一个木屋,他轻轻地推开门,发现里面有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背对着他躺在地上。


“你……还好吗?”金走了进去,小声的询问。


男子楞了一下,也没回头:“你快走开。”


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直觉,觉得眼前这个人就是他寻找了很久的山神。


“您是山神……对吗?”


“……”


“既然您是山神……我就更不可能走开了!我有事情要和您说……”金一边说着一边走近男子,走近后蹲下来发现,这个男子的头发是银白色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我找您很久了,怎么可能走开啊。”


“那你就别怪我了!”


“啊?”


男子突然反身把金压倒在地上,“我给过你机会逃跑的。”


“等,等一下!”金挣扎了起来,但是对于这位山神来说这点力气完全不起作用。然后金的衣服就被撕开了。


经过一番准备后,山神火 热的东西抵着金私圌处,金十分的害怕,眼泪水不停地流下来:


“大白!大白你在哪里……救救我……”


山神叹了一口气,然后变出耳朵和尾巴。


“我在。”


“你……你是大白??”金震惊得眼泪都止住了。


“嗯,是我。”山神俯下圌身亲了亲金湿圌润的眼角,“所以不要再哭了。”


 


【拉灯——真不会开车,没有驾照这种东西!】


 


 


真没了,山神和他的祭品美滋滋的在一起了。








没开车被秒屏蔽是什么操作……


【瑞金】爱情魔药的药效范围能不能早点解释清楚

虽然很喜欢hp paro但是完全不会写,说是有hp的设定但是一个魔法都没用到【。

送给还在痛苦中的亲爱的 @肾 也 

日常OOC




“格瑞!”金发男孩冲进房间,看见屋内的人正在收拾东西,“试试我刚刚榨出来的果汁吧!”

“什么?”格瑞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身。

“刚刚榨出来的,果汁!是我今天……路过小院时候看到的一种看起来不错的果,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啦……不过味道还不错,对,我尝过了!”金捧着一杯装着淡粉色液体的透明杯子,递了过去,“试,试试看呗?”

格瑞看着金慌张的样子总觉得这人还有事情没说,但是看着金期待的眼神格瑞还是把疑惑吞回肚子里,他接过杯子,“果汁”散发着一种甜腻的味道,甚至有一些……说不出的感觉?

反正最多是吃坏东西,格瑞这么想着一口把果汁喝了下去。

“……怎么样呀格瑞?”金小心翼翼地问道。

“还行。”格瑞把杯子放下,看了一眼金,拿起书桌上的书转身向门口走去,“丹尼尔校长找我有些事情,下午的课不要迟到”

“哎?”金愣了一下,看着格瑞关上门。

金走到书桌面前,看着已经放好在桌面上的课本,沉默了一下。

“可是……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凯莉……”金看着在魔药锅前面笑得可怕的凯莉,颤颤巍巍地靠近“你在做什么呀?”

“我刚刚完成了一个神秘的东西。”

“哇,是什么是什么!”金凑了上去“闻起来好甜啊。”

“这是……”凯莉压低声音,“传说中的‘爱情药水’。”

“什么!这是!爱!”金赶忙捂住自己的嘴“是真的吗!就是那个传说中会让喜欢的人爱上对方的神秘药水?”

“是呀。”

“真的没错吗?”

“哼,你也太小看我凯莉了。”凯莉轻笑了一声,眼珠转了一圈,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了金,你还没和格瑞在一起吗?”

“啊?不是!那个……没有……”说到这个金眼神都忧郁了起来。

金喜欢格瑞,这是他最近才发觉的事情。虽然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但是某一天金发现自己对格瑞的感情似乎超过了朋友的界限,但是他不敢说,因为,格瑞太优秀了,觉得自己并配不上他,在他身边做一辈子的朋友已经很幸运了,所以他也一直没想过要表白之类的,万一朋友都做不了了怎么办呢……?

“那现在就是一个好机会啊。”凯莉笑眯眯的说。

“什么?”

“这个就当做我送你了。”凯莉拿出魔杖点了一下,柜子里面飞过来一个透明的杯子。然后把锅子里面淡粉色的液体装了进去,“拿好啊,就一份。”

“可是……”金双手拿着杯子,仿佛拿着一个定时炸弹。

“你就真的愿意这样下去吗?”凯莉单手撑着下巴,半眯着眼睛看着金,“你也可以丢掉。”

“我……”金低头看着手上的东西,双手用力的握住杯子。

 

 

回忆到此结束,金甩了甩头,“也许不是马上见效的呢……?”

金这么想着,给自己打气。

然而接下来的几天,格瑞还是照常上课下课,对自己的态度并没有什么不一样,这让金有点泄气。

 

“哈?你是在质疑我吗?”凯莉一脸嫌弃地看着金。

“可是!的确和以前没变化啊……”金小声的辩解,“不是不相信凯莉你……再说了凯莉你也是第一次做这个不是吗?”

“你是说……完全没有变化?”凯莉摸了摸下巴,然后仿佛想到了什么,“原来是这样啊……”

“啊?”金完全听不懂凯莉在说什么,轻轻叹了口气“不过还是谢谢凯莉啦!这种事情还是算了……本来就算成功了也是假的……”

“你们还真的很有趣。”

“??”

“格瑞是在等你吧。”凯莉指了指门口。

“哎?真的耶!”金转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格瑞,用力地挥挥手,“格瑞!!!”

然后转头对着凯莉说:“那我先走啦!凯莉你慢慢吃!”

凯莉摆摆手,一脸懒得理金的样子。

看着门口的两个人,凯莉嘴角微微上扬,轻声对着空气说:“我觉得你想要的早就拥有了啊。”

当然这话凯莉并不会直接和金说的。

 

 

“格瑞,我有个一个事情想和你说……”金拉着格瑞的衣袍,“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呢?”

格瑞低头看着自己的发小,一脸很少见的表情,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可以。”

 

格瑞最近觉得自己的发小有些奇怪,虽然是依旧经常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但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太一样,经常看到他叹气,但是每当去询问时候,又说自己并没有什么事,不用担心。这让格瑞更加担心了起来,但是格瑞认真观察,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情况,这种情况让格瑞有些焦虑。他喜欢金,这件事是很早就清楚的,但是金一直把自己当做他最好的朋友,让格瑞无法再往前踏出一步。做朋友也没有什么不好,能永远守护他就够了。

今天金却和自己说有事情要和自己说,是什么事情呢?总觉得有一些莫名的心慌,最近经常看到金和凯莉在一起,难道……

格瑞整理好心情,打开了宿舍门。

 

 

看着格瑞一脸冷漠的走进门,金一瞬间有些慌乱,真的应该说出口吗?他问自己。但是不能这样下去了,要溢出来了。

“格瑞。”金开口。

“嗯。”

“其实我给格瑞上次喝的那个‘果汁’,是传说中的‘爱情药水’。”

“我相信这个药一定没有问题的。”

“可是格瑞为什么没有爱上我呢?”

“我真的很喜欢格瑞,不是朋友那种喜欢,是想和格瑞过一辈子的喜欢。”

 

有什么比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更加开心的事情呢?

格瑞这么想着用力地抱住了自己喜欢的人。

“我也喜欢你。”

“很久了。”

 

 

 

“所以说,是因为格瑞本来就爱你啊,所以‘爱情药水’对他没有作用啊。”凯莉笑着说完看着已经涨红脸的金。

“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不说!”金红着脸委屈的看着凯莉。

“你又没问我我干嘛要说啊。”凯莉摊摊手。“哎呀,你看格瑞又来找你了。你再不走格瑞就要用眼光杀死我了。”

“凯莉!!!!你这个人怎么总这样!”

 

“金。”

“哎!格瑞我来啦!”


没有什么的补充

就补充一下上篇的设定,反正也不会写(你


一开始网上还没说水火不容的时候雷哥和安哥根本不认识对方

就是刚刚出道时候因为两个人出道时间差不多,但是画风相差很大,所以网上有对比,网上通稿就越写越过分。

雷哥一开始注意安迷修也是因为网上时不时就写他和这个人怎么怎么样,雷哥年轻气盛,想看看这个最后的骑士(雷哥觉得这个称呼十分的辣鸡)到底什么鬼样,凭啥和我雷狮海盗团相对比。然后去做好伪装就去看了安迷修某场演唱会,然后被安迷修集中了,一见钟情【。

然后雷哥这种典型的“我喜欢你我就要欺负你”(“错误的告白方式”【拍黑板)

然后公关那边还有网上那边肯定就开始营造,两个人关系不太好啊水火不容啊之类的。虽然一般都是雷狮偶尔找找茬什么的……

安哥的话为什么是雷哥粉……因为雷哥长得帅!唱得好【十分肤浅

本来安哥想认识一下交朋友(。)的,但是雷哥他……

安哥就很气了,这种人性格太垃圾了吧。但是他长得帅唱的好,好烦哦(。

就反正不是因为人格魅力

然后这么多年其实安哥每次都有去看的【尽量不冲突】只是这次被发现了。

我安哥可是有雷狮海盗团所有限定初回豪华版的全套的!!!!!



并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开始交往(……)

反正这次惊天大糖cp粉很开心了(



【啥时候画啊亲爱的!!! @肾 也 


团子啊!!!!!团子啊!!!!!
p12是雷安   p3是瑞金
可爱爆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爱哭了呜呜呜呜呜呜!!!
这个团子套太合适了(ʃƪ ˘ ³˘)
(别问为什么是一样的因为手上就这两个套…
可爱到晕厥
爱你!!! @肾 也

晚点再宣!!!!我先玩玩(。。。)

——————————
——————————
统一回复一下…宣还没做所以暂时还没有链接(´,,•㉨•,,`)【赠品还在工事中…
然后这个团子外面那个巨可爱的套是私人物品!不是团子自带的๛ก(ー̀ωー́ก) 
团子本体超可爱的!加上套就是可爱的平方┗┃・ ■ ・┃┛